敵托邦的棲息者® (2nd Edition)


misfortune
Time:2008-09-16

 

Leave by you.

 

這是離開廈門的一天,火車是晚間十點過,還可以玩上一整日,也就是這一整日,發生了諸多不幸。

一個人去環島到達燈塔附近,退潮的燈塔附近有許多礁石,想尋找一個近一點高一點的礁石為燈塔拍一張寳麗萊,結果才退朝的礁石異常滑,一不留意我就一個跟斗載在幾塊礁石中間的小水窪,全身濕透,寳麗萊掉入水中,拾起來的時候裏面發出機械爆炸的小聲響,之後隨便怎麽按也沒有拍攝的反映,so,它是報廢了八。接下來從水窪中爬起去了附近的望海樓喝檸檬水,當作整修一下,沒想到竟然發現背的黑色挎包竟然在剛才跌入水窪的時候被礁石滑坡幾個裂口,好在位置不夠當中,以後還是可以背八。同時,發現我的Om10鏡頭裏的那塊對焦片脫落,無奈之下,自己動手實驗幫它安裝好,可是仍然無法改變的是機身有了一個很明顯的摔痕跡,造成之後拍的片在陽光很好的時候會漏一點點光。再然後,waitress端上一杯白水,我正準備喝,白水就打翻在我全身,算了,反正都是溼的,現在只是溼的面積更大點而已。雖然一邊廂在安慰自己,可是另一邊廂卻在求神不要再折磨我了,厄運已經很多了。

的確,修整好之後繼續上路未有新的厄運產生,然後行過很多無人去的路,拍下很多照,滿心歡喜。可是,突然一下子身體沒站穩前傾,我竟然發現前幾天走路太多留在左腳上的水泡竟然破裂,頓時我左腳好痛,每走一步就更痛,無奈,只好匆匆地結束一人環島的旅途趕回青年旅舍拿行李。本來計劃的去fen店幫SA和BEI買東西也只好作罷,去大同路取膠卷也只好作罷,下了輪渡,直奔taxi站,只好直接去抽屜休息,一直到晚上去乘火車。可是一連九輛taxi都拒載我,我正是很想跳海,我已經被活活折磨了一下午了,現在還來折磨我,不過終于第十輛taxi沒有拒絕我,載我順利去了南華路。

好彩,在這之後再也沒發生任何不幸的事情。其實這一些不幸的事情我也沒有很放在心上,因爲比起這些小災難,看風景和拍照是多麽的快樂,當然,前幾天和夥伴在一起的歡樂和幸運也抵消掉這些不幸。每一次旅程都會有不幸,去北京會被偷相機,去雲南記憶卡被當掉,去杭州也不見了筆帶,近幾次沒有一次是沒有不幸的,也許我的旅程就是因爲有不幸才完滿八,所以這一次的不幸我也樂意去承擔。寫下這些,只是打趣而已,記錄下那些不幸,記得的仍然是更多的幸福之事。自然,這些不幸也幫助我更加記得我離開廈門的這一天,九月十一日。

 

 


  Posted at  2008-09-16 19:20:08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我真的很心疼那个宝利来!
Posted by kori (http://kori.blogbus.com/)  at   2008-10-29 18:01:18

去北京會被偷相機,去雲南記憶卡被當掉,去杭州也不見了筆帶。。。

真的耶!

不過我還是很嫉妒你可以比我們多待上2天!
Posted by 踢踢踢 ()  at   2008-09-17 00:25:38

那天你亲水,应该什么都不做去游泳。哈哈
Posted by 山芋 ()  at   2008-09-16 23:27:47

怎么感覺是有人在嫉妒你呢...哈哈,可能是沒有去成廈門的我喃
Posted by coo ()  at   2008-09-16 20:34:13

跳海 囧
因為沒有去南普陀嗎

在報廢了寶麗來之後還穩坐望海樓 可見那檸檬汁的力量之強大


明天復旦見! 哈哈
Posted by 鋇 ()  at   2008-09-16 19:52:04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