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托邦的棲息者® (2nd Edition)


salon
Time:2008-07-22

 

回來沒幾日急於想剪去三千煩惱絲去了劉標工作室。上次五一回來也一如既往來造訪劉標師傅給我理髮。掐指一算,從初中開始在這裡剪頭髮到現在也已經7,8年了。他不再只是一個髮型師,他是一個藝術傢。他一個人開了一閒風格不同于任何髮型屋的工作室,沒有分工,一切都由他一個人完成,各項工作。甚至於,室内的裝潢都由他一個人設計和實踐完成,一個人背上行囊長途旅行淘囘各種工藝品,一個人買木頭鋸木頭完成室内的基本構造。當然,價目表也是親自挑選的木頭然後一筆一劃刻出來的。

第一次造訪的時候很緊張,因爲這樣子充滿異域風情的工作室,裏面播放著不知名的Jazz,讓人覺得獵奇但是亦很膽怯。對於當時的初中生,剪一次頭髮需要40塊錢實在算是很多,可是這個價格一直維持到最近才稍稍上調到50,然而對於現在的我,50塊錢剪髮應該算是便宜了八。

還是和劉標師傅交談的很愉快。不過這樣子的經歷或許就要走到尾段。因爲這條路,也就是我從小學念到初中至到高二轉學,一共來往10年的這條路,要面臨全面的清拆,名義當然是舊城改造,只剩餘學校以及陪都時候的各項遺址。標師傅和我都很難過。標師傅決定在清拆后就離開重慶回去廣東老家或者去海南的海邊開一個工作室,他描述海邊工作室的時候讓我不由自主想到了木村拓哉和常槃貴子的"美麗人生",木村飾演的髮型師在常槃貴子去世后在海邊開髮型屋的情節。那是不是一種新的開始,或者說是一種完全的回歸。在9月返回上海前應該還可以以自己去理髮和帶朋友去理髮的藉口去幾次工作室,讓我的回憶在延長一些,關於這一個陪伴我這麽多年的salon,如果它算得上salon的話。

另外,我不由自主地在想,儅這條馬路,我來往長達10年的馬路,我記憶載體的馬路,被全面清拆后對於我而言一個面目全非或許體面的新場景,會不會有記憶被抽離的感覺,會不會覺得我的經歷經驗都沒有過呢。

 

 


  Posted at  2008-07-22 20:37:02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在书上看到朱天文对台北的形容"那个城市所有你曾经熟悉、有记忆的东西都已先你而死了"。
我想适用于任何一个发展中的城市吧。
Posted by Afi ()  at   2008-07-23 21:52:51

最近抗拒感性文章
Posted by 綠 ()  at   2008-07-23 14:00:26

生活啊!
Posted by Aaron ()  at   2008-07-22 21:54:12
Updated